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中文 | English
报名热线
招生简章
本页位置:首页 >> 新闻
栖料峭春寒里,闻香识湘——记Wood6 班游
2019年03月25日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

 

疾驰的列车一路向北,约莫三小时后,衬着未黑透的夜色徐徐进站;大厅里,导游手中的绿色旗帜随着冷风轻轻摆动。 在班主任玛格老师的带领下,这场以Wood 6和长沙为中心词铺陈的故事,就此展开。


 

 

惊蛰刚过,已是仲春时节。 同深圳闷热潮湿的气候不同,长沙此时正是阴郁难耐。所谓春寒料峭,冻杀年少,当丝丝寒意钻进衣物里,我们也不免打了个寒噤。 早晨九点左右,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抵达了湖南省博物馆。

 

湖南省博物馆位于长沙市开福区,乃首批国家一级博物馆。历经了长达五年的沉修,省博于201711月重新开馆。馆中藏品多达18万余件,以马王堆汉墓最为出名。 从迈进三楼的马王堆汉墓展厅起,我们仿佛触着了历史的边沿,正向前探寻一个去今两千年的奇幻世界。

 





结合导游的解说和展厅墙上的资料,我们了解到:马王堆汉墓包含三座墓葬,当二、三号墓内的随葬品尚未发掘出来时,墓主人的身份曾被确认为五代十国的马英,故称作马王堆

 

我们观赏完一部分陪葬品,在三个并列而放的玻璃罩前停下了脚步。原来,三位墓主人的身份始终如一团谜云,直至二号墓出土了三枚官府印章,世人才得知:其主人乃西汉时期的长沙丞相,名为利苍;而一号墓中埋葬着他的妻子,辛追。

 

1972年,辛追墓中出土了两件堪称国之瑰宝的文物,而我们也有幸一睹它们的真容。 其一是薄如蝉翼,轻若烟尘的素沙单衣,重量仅49克,据说叠起来可以放在一个火柴盒里。这样一件不可思议的艺术品展现了古人高超的丝织技术。 



另一件则是T型帛画,描绘了现世、冥间、仙界此三重地域,将古人对于永生的期盼与祈求经艺术之手显现了出来。听完细致的讲解,我们仍围绕在玻璃罩前,为思想、艺术和科技领域的巧妙结合所惊叹不已。



除此之外,我们还看到红黑相间,精美异常的西汉漆器。其中君幸食狸猫纹漆食盘上的小动物让人忍俊不禁。除此之外,青铜,简牍、陶器等象征着国力强盛、文化昌盛的珍宝重器陈列于展厅之内,供我们静心欣赏、品读。

 



至于举世瞩目,已有两千岁的辛追老奶奶也保养的很好,出于个人隐私在此就不上图了。

 

马王堆汉墓列之于湖南省博物馆,似气势磅礴的协奏曲中最负盛名的一段华彩。它伴着无数朝暮,将万古文化婉婉道出;又衍生了一段崭新的湖湘文明,赠世人共赏。

 

 


雾气迷蒙之时,从脚底而起的寒意缓缓升腾。我们沿着湖南大学的林荫道向山中进发,竟有点寻幽访胜的味道。 

惟楚有材,于斯为盛。这是镌刻在书院门楹上的一句对联。仅仅之意,但在此句中,乃发语词,并无实义。于是全句可理解为:楚国的人材真多啊,岳麓书院更是聚集了各路英才。


 


学堂上摆着两把威严的太师椅,为古时教书先生之位。学生们常席地而坐,天冷时则自行携带坐垫,听讲师传道授业。

 

我们移步至后花园,思绪也从昔时的课堂景象中抽出。 游鱼的倒影浮在水面,三三两两的行人于廊子里稍作歇息——连四周沉寂着的景致都沾上些温和的气息。


 

 



岳麓山中除书院外,还有一处不能不赏,那便是因诗人杜牧笔下的《山行》而出名的爱晚亭了。 爱晚亭坐落于岳麓山下一角,是一座极其雅致的名亭。虽处仲春时节,交缠着的枯木仍未长新芽,独生出了一片清冷。爱晚亭的顶部漆成墨绿色,衬着红色的牌匾,整个建筑便不由得生动起来,别有一番美感。 

 

我们立于河边,远望书院,近览名亭。纷杂的情绪随着团团雾霭散去了,那股温柔的书香气却悄然卷进了心里。

下山后,我们乘坐大巴缓缓驶向太平街。 太平街呈东西向延伸,是长沙城里的一条老街。鳞次栉比的店铺各具特色,售卖着美食、服饰、文创等不同类别的商品。虽如此,最受欢迎的仍属闻名全国的长沙小吃。 芝士热狗梅菜饼,香辣螃蟹臭豆腐,糖油粑粑榴莲糕……上百种美食的香气混杂在一起,盘绕着慕名前来的游人,我们的嗅觉系统便被霎时唤醒了。

 

循着其中一丝香气走近去,倏地感知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喷向脸庞——猜对了,这是卖臭豆腐的摊子。轻轻咬下黑得发亮的外皮,冒着热气的白嫩豆腐露了出来,好不惹人垂涎。

 

不远处,卖糖油粑粑的店铺外排起了长队。听取了导游告知的技巧排长队的就是好吃的,我们立即汇入了这条长龙。每个糖油粑粑呈丸子大小,皆裹着焦黄的外衣可劲地黏着彼此。当细竹签插进碗里,它们则似一对对有情人,在离别的关头难舍难分。将其送入嘴的过程虽不容易,糖油粑粑的味道确是极好。里头的糯米不算软,却有嚼劲,伴着少许糖浆收入腹中,真真是香甜爽口。

 

暮色四合时,我们悠然地走回酒店,连衣袖里都藏着浓浓的湘味。  


 


第三天早晨,细雨蒙蒙,一行人驱车前往橘子洲。

 

洲头,高大庄严的毛主席雕像矗立于此。那长眉微微皱起,双眼始终凝望着前方,平和而笃定。 当年17岁的毛主席来到长沙求学,度过了他一生珍视的青年时光。32岁时,而立之年的他来到橘子洲头写下一首诗篇,名为《沁园春·长沙》。其中包含了几句对橘子洲的描写,大气而豪迈。

 

 

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我们虽未瞧见此美景,却得片刻于湘江江畔泛览一番。


 


此时雨滴子兢兢业业地下了三天,使得天色愈加暗沉。江面上披了层薄雾,之下则盈满了广阔平静的江水。



 

几位同学买了泡泡机,变换着手中的姿势力求造出最大的泡泡来。大家追逐嬉戏好不畅快!五彩透亮的气泡或飘向远方,或悠然而逝。心里又一次忆起那熟悉的诗句: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听导游讲述着几近烧毁了整个长沙城的文夕大火,我们抵达了本次旅途的最后一站。

 

天心阁,曾充当古时的军事要塞,亦是惹得众多文人墨客驻足挥笔的古阁。一次又一次的烧毁再修建,也未磨去它那古朴的韵味。 踩着极窄的楼梯登上顶层,长沙城的风貌便尽收眼底。我们的视线穿过拔地而起的高楼,越过繁茂的树林,轻柔地抚摸着每一片土地。心底,亦滋生起几分眷恋之情。



 

深圳人的生活就似一部加速放映的影片。来不及捕捉足够动人的画面,我们的目光便被驱赶着投向他方。深圳在进步,以无法预想的速度试图与世界的领头羊们并驾齐驱。但这幅亮丽的皮囊之下,终有一份积淀已久的疲倦,拉扯着在这所城市努力生活的所有人。

 

也曾思考,我们何时才能得一闲暇,仿照那些豪迈洒脱的古人聚于古阁之上,酌一杯小酒,对一首小诗;或是当一回长沙人,在结束一天的辛劳后去小吃摊肆意地撸串,然后枕着深巷里传出的幽幽歌声入眠。 没有对第二天迟到的担忧,亦不会为所处的世界发展太快而焦虑。 这个问题,想必只得待后人为我们解答了。


 

 

 

吃完离开长沙前的最后一顿,我们也买了可口的蛋糕为三月份过生日的Antony庆祝。

 

 


湘城,香满全城。 沉淀了悠长岁月的文物古色古香,以最庄重典雅的样貌展现在世人面前;御书楼里的古籍裹挟着点点墨香,从连绵起伏的岳麓山中四散开来;特色小吃的香气飘到了太平街的上空,给偌大的长沙城薰上了重重湘味。

 

当手捧茶颜悦色,再一次坐上高铁时,我们周身的寒气已然散去了不少——正如这三天里的每一段记忆,带着长沙的温度,无声无息地钻入了岁月的缝隙。

 

 (文/李柯瑶Nancy; 图/玛格

SCIE声明:本网站上的文章为SCIE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和转载!
Copyright (c) Since 2003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学生在校活动的照片有可能在网站或其他媒介出现,若有异议请与校方联系。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皇岗公园一街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邮编:518048 联系电话:0755-83495025
粤ICP备16068108号
办学许可证 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 CIE授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