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中文 | English
报名热线
招生简章
本页位置:首页 >> 新闻
G2艺术生贵州苗寨写生游记
2019年09月24日

 (一)

我不知道这里的山路十八弯指的是哪里,反正贵州从江县的山路估计能比十八弯还多一弯。来高铁站接车的司机叔叔是个大响嗓门的汉子,一路盘旋将我们一行人送上山顶,眼前是成排的木制骑楼,爬山虎郁郁葱葱地绕着房梁,公鸡迈着大步在土路中间游走,山间的雾气白飘带似的缠在房前屋后,穿着绛紫色苗族服饰的老人家弯腰染着布料,见到我们这些和当地人格格不入的面孔时抬起头来淳朴的咧开嘴笑。这就是我们的住所了。客栈的主人是这次指导我们写生的老师王明华和他的妻子徐阿姨,虽然两人本都在深圳长住,但如今一身麻衣粗布,已经与贵州当地的风格相当融合了,一笑,眉宇之间都是大山的气息。

 

我们在傍晚的斜阳里扛着箱子吭哧吭哧的爬上木制楼梯,木板吱呀吱呀地颤抖,缝隙间飞出两只小蛾子。二楼走廊的景观意外的好,能看见雾气间的山,和山,和山。我不经意地想,就算想逃跑,好像也跑不出去这一重又一重的山哎。推开房间的门,木床上是薄薄但整齐的被子,头顶上明晃晃一个灯泡。好像比想象中要好喔,很特别的感觉。

 

晚餐是徐阿姨和一个当地的姐姐一块做的饭,怕我们广东的孩子吃不了辣,特意少放了辣椒,味道对我们来说却还是相对重口。饭菜虽然素食居多,但每一块瓜果都满脸写着新鲜” ,有着在深圳吃不到的清香味道,夹起它们好像能亲眼看见它们被不情愿地拽出肥沃的梯田。

 

入住第一晚的洗漱时间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白天看起来别有风味的木屋在浓厚的夜色里显得莫名阴森,木板发出的吱吱呀呀的晃动声让人草木皆兵,年久失修的灯泡忽闪忽灭,飞蛾的影子一闪而过,窗外是没有一丝光亮的重重叠叠的树影。虽然老师说这里还保持着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纯朴民风,我们西栋的女生还是在惊恐中抱团打气,在洗澡间外面守着彼此,现在回想起来,倒成了很有趣而温暖的回忆呢。

 

(二)

第二天,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从凌晨四点开始的。平均十秒一次的公鸡的打鸣声比晨曦和闹钟来得更早,穿过灰黑的薄雾直抵我的耳膜。啊啊啊啊到底是哪一只鸡在叫明天一定要把它炖了!!在这样的想法中翻个身,朦朦胧胧捱到七点走出客栈,才发现原来全村的公鸡都勤奋早起。

 

贵州的清晨是带着凉意的。早餐过后大家一起走去附近的苗寨采风,互相搀扶着爬上曲折而又泥泞的小径,沿途是依山而建的木屋骑楼。迎面走来的是穿着苗族服装肩挑担子的老人和目光好奇的小孩子。公鸡四散里在慢悠悠的散步,打鸣声依然此起彼伏。下午的写生课程,是从王老师用了不到30分钟的一幅速写示范开始。王老师说景是为画服务的,造景挪移” 在真正的景色不够协调时都很有必要,于是大家在第一幅写生里都开始尝试这样的技巧,适当地加入现实中本没有的元素让画面更加丰富生动。对水的运用控制对于画惯了丙烯水粉我们来说也是不小的挑战,水怎么又加少了啊啊啊它要干了的哀嚎声似乎也听到不少。

 









在黄昏里收拾好画具踩着暮光走回客栈,吃过带着还带着炊烟气息的晚饭,便是王老师的水彩讲座。印象深刻的是听王老师说他已经画水彩二十多年,才有如今的体会,琢磨水彩的时间比我们的年龄都要长。看来不管是画画也好,做事也好,日积月累熟能生巧都是绕不过去的真理。

 

(三)

每天一幅写生的量不多不少,大家从一开始的死抠细节不放,到后来的懂得顾全整体感觉色调,从一开始几乎不加水的水彩油画派,到一次作画可以用掉半瓶水的浓浓水彩感,几天下来每个人的进步都肉眼可见。每天晚饭后,王老师都会点评作业,将每个人的长短处一一评来,让大家对水彩的运用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王老师的个人风格鲜明,阴影加蓝高光用黄就完事了这样的套路很快就被机智的我们发现,并果断成为了美术生的新梗),画面在木屋,树林,梯田,炊烟的环绕里一次比一次精进。最后一次作业效果尤为明显,在侗族寨子旁边的小河写生,每个人对水的刻画都呈现了结合自己绘画习惯与王老师教授技巧而形成的新风格。在我们基本功还不够扎实的基础上,勤学多练是形成个人风格的前提。

 









每日的额外的happy hour应该就是晚间的狼人杀局了吧,大家围坐在木屋昏暗的灯光下玩,似乎特别有感觉。最快乐的事就是作为狼人的学生在第一轮刀走随行的美术老师April(在没有被美术ddl压迫的日子趁机报复)!!实在是很难得啊,在愈来愈忙的学业中有这样的一周,肆无忌惮地坐在一块笑一块闹,好像沉重的夜色也变得柔和了。

 

(四)

这次来到贵州从江,收获并不止于水彩技艺上的长进,所见所闻带来的感触也累积了不少。印象深刻的是我们在岜沙苗寨的经历。我们坐在路檐上写生,带的水都用得差不多了,便走了几家农户去借水。外面看起来宽敞的木屋原来推开门来家徒四壁,诺大的空间里不过一个灶头,旁边一堆木柴。再一问,原来连水都没有,每家每户都停水。停水啦,” 我问刚刚放学的小孩子,他们如是答,停水停电都很经常的。” “那你们停水停电的时候都怎么办呢,喝什么水呀?”“这些我们不知道的” 他们大大的眼睛依然明亮,脸上的笑容有些让人伤感。

 


后来才知道,这里由于地形的原因,停水停电都是常有的事。整个寨子十有八九是贫困户,靠着旁边的旅游景点和岜沙族表演维持生计。寨子里一路都见不着年轻人,大多是老人在守着织布机,哐当哐当地忙活一天。偶尔有路过的大叔村民,谈起这些也叹了口气,都出去打工啦,小孩子都不是很经常见得到父母。我原本以为他们穿的紫黑色的民族服饰是在游客多时才穿出来展示,平日里还是穿回便服,但其实大多数人家都是一身衣服穿一年,冬天不过是在外面罩件外套罢了。眼下快是十月,整个寨子都是织布机运转的声音。要为一家人过年的新衣做准备呀,老奶奶说。



 





(五)

写着写着也就到了两千字了,总结反而有一点无处下手。上午爬山采风,下午看景写生,晚上讲评作业,这样的安排并不算轻松。但到回程的那天早晨,依旧是在冷风中被“闻鸡起舞”,窗外是清晨限定秋雨瘴青山,心里竟然也升起一丝不舍了。
 

六天的时间说来也长,在忽闪的灯光下提心吊胆洗漱时显得漫长,在烈阳下爬山时显得漫长,在拉开农户家洗手间木门的一瞬间被飞出来的满屋飞蛾吓到夺路而逃时显得漫长,在蜷缩在一起还觉得冷时听着公鸡永不停歇的打鸣时觉得漫长。但六天时间也很短,在狼人杀紧张刺激的游戏时很短,在沉下心来画画看着颜料慢慢地晕染开来时很短,在梯田前看沾满露珠的蜘蛛网很短,在当地的小孩子放学了跑过来看我们画画边看边赞叹时很短。


 

王老师说他来贵州常住的原因不止是因为风景适合写生,更因为这边的自然人文环境都得以让他返璞归真,暂别尘嚣,是对水彩的潜心研究,是对山里孩子绘画启蒙教育的情怀所致。一开始我还不够理解,如今却已经完全懂得了。

 

人能常清净,天地悉皆归。

 

如果时光倒流,我想我也一定会再踏上这次旅程,去看蛮烟岭树斜阳路,两地离怀一样秋。


最后,感谢艺术组张丹Clara老师为我们组织这次Guizhou Water Colour Field Trip,感谢April老师带队前往,谢谢Frank老师全程跟拍,感谢画家王明华老师对我们的悉心指导以及徐阿姨和姐姐的细心照顾!

文: 何婉宁 Winnie 图:Frank老师

SCIE声明:本网站上的文章为SCIE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和转载!
Copyright (c) Since 2003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学生在校活动的照片有可能在网站或其他媒介出现,若有异议请与校方联系。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皇岗公园一街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邮编:518048 联系电话:0755-83495025
粤ICP备16068108号
办学许可证 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 CIE授权书